襄阳明星网 历代名人 襄水岘山俱有情——忆胡绳

襄水岘山俱有情——忆胡绳

襄樊有着2800多年建城史,其间历经沧桑,几经盛衰荣辱,使这座有着丰厚历史文化积淀的古城,蕴藏着巨大的人文资源。胡绳五次来樊,并将毕生所藏图书捐赠于襄樊的佳话,无疑为襄樊的人文环境重重地抹上了一笔。

襄水结缘

1938年10月,胡绳首次来到襄阳(现襄樊市城区),参与第五战区文化工作委员会工作。那时的襄樊处于矛盾复杂交错的危险局势下,地下工作者的生死更是难以预测。而宣传文化战线的特点是,明暗都需付之于书刊和新闻,这就增加了胡绳当时在襄樊的工作难度。这位年轻的文化战士在襄樊充分显示了他的身手不凡。他沸腾着一腔热血,以笔作刀枪,主编《鄂北日报》,结合思想文化界的实际情况,大力宣传抗日救国的主张和我党的政策,在思想文化战线上冲锋陷阵。据《襄樊革命文化大事记》载:胡绳先后在襄阳古隆中、樊城高庄干部训练班讲授《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问题》,宣讲《中共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并撰写了一系列思想、文化评论文章,发动群众投入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

1938年12月和1939年2月,他以旧体诗为工具,尽抒所怀。分别在《襄城记事》、《襄江》中描写了当时处于战时国民党统治区的襄樊之险恶环境,“戎马仓皇渡口寒,城荒酒店一灯残。樽前忽见纷飞雪,犬吠村村觅路还”。“襄江水涨碧连天,美酒盈觥送旧年。月色三分七分醉,路人笑我十分颠”。这虽然是他早期在樊期间仅存的三首诗中的两首,但字里行间流露出胡绳不畏国民党的反动政治高压,表达了对襄樊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爱慕与钟情。

草堂题诗

1982年,胡绳出任中共党史研究室主任,他一贯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独立思考、有所创新的精神与具体实际和时代需要相结合,外出调查研究便是常事。他的调查工作往往是特别爱到他熟悉的地方,了解改革开放以来的变化,以便作纵的历史和横的差距比较。那年6月,他随胡耀邦到四川、湖北视察工作。这是胡绳第二次来樊。当参观隆中诸葛亮草庐和襄阳米芾祠堂时,我们拿出纸笔墨砚,请他留下墨宝。近五十年未到过襄樊的胡绳并无恍若隔世的感觉,在题为《米公祠》一诗中,他写道,“古城处处换新姿,惟有江流似昔时。远客重来胸臆豁,米公堂下敢题诗。”李慎之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每到这种要命的关头(就是当时作诗一事),像我这样的人总是竭力退避,以免出乖露丑,胡绳则只要沉吟有顷,援笔可就。”其实胡绳在襄樊出语天然而风致嫣然的诗,是他第一次来樊时与襄樊的情缘所致。他在《重来》(二首)中写道:芳草长堤无限绿,江声不听怕勾魂。”“平芜尽处有丛山,碧瓦红墙翠霭间。策马当年风日丽,重来不觉鬓毛斑。”这首诗对应了胡老第一次来襄樊时所作、现仅存的三首诗中的一首,“燕子窝前长寂寞,襄阳堤上独彷徨。难忘慈母平安嘱,怒对江涛日夕狂”。这两首诗深情的表达了胡绳对五十年前牺牲的革命战友之深情地悼念和哀思。胡老在注记中写道:“六十年前抗日战争初期,余办鄂北日报,报社设在襄阳大堤的老龙庙附近。”襄樊这片热土着实令他十分地眷恋和关注,岁月变迁六十年,他仍清楚地知道《鄂北日报》旧址罗湾村在哪儿,沧海桑田六十载,他仍不忘三顾堂前思年少,米公祠内写文章。

重觅青春

现在世人都知道胡绳晚年有《从五四运动到人民共和国成立》一书的构想及写作,这是于1995年初开始启动的。胡绳为撰写这部学术专著,约丁伟志、徐宗勉到家中,谈了他续写中国近代史及《从五四运动到人民共和国成立》的一些想法,商定到湖北、河南转转。襄樊又一次迎来这位“戎马书生”。

1995年4月,已是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胡绳第三次莅临湖北襄樊视察工作。襄樊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令故地重游的胡老感慨万千,激动不已。他在《襄阳为余弱冠时旧游地,重来抒感》(四首)中写道:“襄水岘山俱有情,重来戎马旧书生。自怜镜里皤然叟,能觅青春在此城 ”“堤上杨花飞落尽,无人解说别离愁。”虽然胡绳已有十余年的时间没到过襄樊,但他多处真情流露的诗篇,无人解说他离别襄阳之情怀,更使我们感到,“年年幽梦入荆门,觅遍沙间屐齿痕。”是他时刻挂念着襄樊的真实表达。

1995年4月12日,胡老重品着襄江水,完成了《从五四运动到人民共和国成立》的部分章节后,漫步襄阳堤上,情怀触发赋诗道:“高岸垂杨碧水深,檀溪村外小桃林。江边磐石经风雨,知否当时一片心?”随即转过身来,望着襄樊市图书馆建筑工地向我们了解情况。长期关注文化教育事业的胡绳听后高兴地说:“市里领导对文化事业很重视,为新的图书馆建设提供了有力的保证。”当随行人员告诉我们,胡老一生酷爱读书和收藏图书,是一位卓有成效的藏书家时,图书馆工作人员拿出图书馆新馆设计蓝图,胡老察看后,并没有半点迟疑地允诺说:“我现在年纪大了,有许多书用不上了,想把它捐赠出去,提供给人们去学习和研究,让它发挥更大的作用,创造出更大的价值。襄樊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能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给我的藏书找个安身之地,我也就放心了。”他毅然决定将自己珍藏的图书,分批捐赠给襄樊市图书馆收藏。更为难得的是,他不仅把书捐献出来,而且同意再临襄樊,为襄樊图书馆落成剪彩、题写馆名。

嫁“女”入樊

1996年4月,胡绳专程从北京护送部分书刊资料,如期来到襄樊市,视察了市政府拨专款设立的胡绳藏书馆。他抚摸着先期运抵、经市图书馆工作人员分类整理的万余册图书回忆说:“我的藏书是三起三落,第一次是抗战前的书,由于抗战散失了不少,保存到现在仅剩下部分;第二次是解放战争时期,虽然在重庆、香港等地积累了一些书,但由于工作需要,住所不安定,辗转各地,也丢失了不少;第三次是解放后,在北京生活安定了,积累了一些书,虽然‘文革’时期损失了一部分,但大部分保存下来了。”

胡绳一生笔耕不辍,博采众长,在撰写著作时,用了大量的资料,采撷的参考文献极为广泛。也就是胡老著述时,注重对文献的收集与筛选,通过各种渠道买书,一生乐此不疲。在长期的积淀过程中,形成了其藏书最本质的特征,广罗博收,自成体系。对中国共产党各个时期特别是早期宣传马列主义思想的进步文献、党史著述、理论刊物、图书收集得较为系统和完备,是一般的党史研究部门及藏书家难以聚集到的。而且较为齐全地收集了马克思、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的著作单行本,讲话、谈话纪录单行本,选集、文集、书信集、专题汇编等。

胡老所藏文献在整体上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和研究性,兼收并蓄注重历史、古籍资料的收集是其另一特色。这些文献汇诸家之著述,大多是刻本、写本、稿本、拓本,有800多种,3300多册,系难得之雅品。如清廷官方出版的《拳祸记》、历史档案文献汇编《筹办夷务始末》二百六十卷,汇集了清朝道光、咸丰、同治三朝对外交涉的史料,大量石印本书籍、字画,影石印《古今图书集成》、《二十四史》、《诸子集成》,明代刻书《汉魏丛书》、《二程全书》,丛书《元曲》,《申报》及孙中山于1905年创办的《民报》等刊物。这些石印本书质好,文图清晰,纸张洁白,装帧古雅,既是很好的艺术品,又有极高的参考价值和研究价值。胡老一生对书法痴爱入迷,他在收藏大量古籍线装图书的同时,也收藏了历代部分珍贵碑帖。如王羲之、颜真卿、苏轼、米芾的作品拓片。反映“‘97香港回归”的大型画册《百花争艳庆回归》书画作品,集有关山月、启功等当代书画名家的手迹;日本平凡社于昭和六年出版的《书道全集》,殊为难得。胡绳对此非常珍爱,作了注记。

胡老作为著述甚丰的学者,在这些保存下来的书籍中,著者在书名页签印,胡老加盖了收藏钤件的藏书约占整个藏书的10%,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具有极其深蕴的文化内涵。著者签名胡老收藏,反映了著者与胡老的行为关系,胡老加盖钤件,表明了胡老对于文献的心迹,乃至对人生的信念、志趣、闲情逸致,营造了藏书文化的独特氛围。其不乏有知名学者、著名诗人、剧作家、散文家、小说家、作家、文学史家、两院学子签名赠藏的书籍。

胡绳动情地说:“我选择襄樊图书馆,除了因为个人的经历对于襄樊有些特殊的感情外,还因为这样一个社会经济正在突飞猛进的城市,应该是安置我的图书最适当的地方”。随后他拿出了一个锦漆盒,对襄樊市委书记孙楚寅说,这里面放着的两本书,是毛泽东主席看过并留有圈点手迹的。一部是《晚清文选》,胡老告诉我们:“1954年,我住在中南海时,田家英从我处借去这本《晚清文选》,因为毛主席要读章太炎的几篇文章,此书后仍还给了我,其中755页到767页章太炎之讨满檄文与驳康书二篇均有圈点划线。757页误排的‘吴’字改为‘胡’字,这都是毛主席留下的手迹。毛主席这时61岁能看这样的小字。”另一本书是《卷施阁集》。胡老回忆说,那是1954年某日,在复兴门外新六所见到毛主席,我说起清朝有个洪亮吉对人口问题有所论述。主席表示想看看此人的书。我遂找来四部备要本的《洪北江集》送呈。主席还回此书时,我发现书中第一册多有圈点,此册中年谱第1页、第22到26页、第29页、目录第1页、正文卷一第2到第3页、第6页到第10页均有毛主席亲笔所加的圈点。

在休息室我们请胡老讲话,胡老说:“要说的我都说了,这些书在襄樊,就好像为自己心爱的‘女儿’找寻到满意的‘婆家’。”一位知识渊博的学者,成就卓著的藏书家,一位年近八旬有着六十多年党龄的老人,将自己一生爱书、读书、藏书生涯,言简意赅、仅此一言就这样轻轻地告诉了襄樊人。这是我听到的、看到的古今中外藏书家对于藏书的心迹,最富有人情味的一句表述。胡绳把襄樊作为自己青少年时代情感的寄托,亲送书刊到襄樊,并把书刊喻儿女,就基于这种情缘的延伸。

藏书巡礼

1997年10月,襄樊第五次迎来了这位宽厚温和的学者。胡老这次来樊,收集了部分《胡绳全书》所需资料,为《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再评价》积累了一些素材。“此心不与年俱老”,他那颗不老心就是好学不倦、笔耕不辍,视察期间,还在襄樊市图书馆查阅资料、写作。

10月11日上午,胡老来到襄樊之“檀溪村外小桃林”,看望了胡绳藏书馆这个“心爱的女儿”。他此次来看“女儿”就像咱们中国人走亲友一样,又给女儿带来许多珍贵礼品。著名作家凡夫曾在一篇文章中对当时的情景作了生动的描述:老人(来樊)自然忘不了看望他的“女儿”,也忘不了给“女儿”带一份珍贵的礼物, 这份(礼物)几十公斤重,两人才抬得动,作为见面礼,胡老还没打开过,也许胡老是怕“女儿”耍脾气吧。胡老这份与书的情感非一般的收藏家所能比肩的。在一般的收藏家那里,不仅具有强烈的占有欲,而且常常发展成为独家占有。在此基础上的表现是,不仅藏之密室,秘不示人,而且希图子孙代代相袭。明代施大经的藏书,就都钤有“古人以借鬻为不孝,手泽犹存,子孙其永宝之”的印章。与之相比较,胡老对于藏书不仅是捐赠,而且要展示,要广为流通,发挥藏书作用。

在藏书馆,他一边查看着借阅记录,询问读者查阅资料情况,一边情态殷殷地说:“图书馆的书就是给读者看的,应该尽量为读者着想,方便读者。这些书,不仅希望你们保管好,最主要的是,发挥藏书作用,让更多的读者来利用它。”此时,笔者深深地体会到,胡老是善于从理论上思考问题的学者,他能够把握时代脉搏,洞察历史发展趋势,能站于时代前面说话立论,而不满足于仅仅以积累的大量知识和文学修养,像玩七巧板似的拼成各种图案,以炫耀自己的学说及艳丽的词藻。“茅庐有志平天下,不是无心出岫云。”是1995年4月15日他在隆中所作诗之一,这里用来赞颂胡老的学术生涯及读书、藏书也是恰如其分的。当天下午,藏书馆接电话通知,将《刘坤一选集》和《叶圣陶文集》送至胡老写作使用,并告诉我们书现放置在什么地方。我们按照电话上讲的,果然找到这两本书,胡老的记忆力如此之好,的确让我们吃惊不小。要知道,当时图书馆工作人员还慌着查找书目呢。书找好后,送去时我们又犯嘀咕,因为图书馆出库要办借阅手续,这个手续如何办理呢。而当胡老接过书后却幽默地说,自己的书已不属于自己的了,想看时还要到襄樊来,按规定办个借阅手续吧。说着写了一张借条交给我们。当时我拿着这张纸瞟了一眼,首先是对自己的嘀咕而内疚,其次是感到困惑。因为胡老多次到藏书馆,每请他题词,他均不出手,只是在情怀触发时,偶赋短诗。而此时,却毫不马虎,不仅把藏书号写了,连还书的日期都有。只可惜,这条珍贵的借阅记录,在胡老还书时,我们又给了他,每想起此事,所有藏书馆的工作人员就后悔无及。

在将要离开襄樊的前一天,胡老又一次早早地来到襄樊市图书馆,与这些和他颠沛辗转,须臾不可分离的“女儿”话别。他把所借的书还好后,处理了借条,便拄着手杖沿着一排排的书架,轻轻地走着,好像脚步声音大了,会打扰“女儿”的休息。他用慈爱的目光抚摸着书架上的书籍,他一会儿弯腰,理理封面,一会儿抬手顺顺书刊,时儿仰头瞧瞧,时儿低头瞅瞅,犹如一位慈父怕熟睡的儿女着凉,给盖好棉被一样。他就这样缓步于书库,如数家珍般向左右指点得书经历及其价值。他指着美国杜伦博士著《哲学故事》记忆犹新地说:“这是1929年出版的书,以后再也没印过。是解放后从北京东安旧书店买的,才两块八角钱呢 ”在大型丛书和系列专著书架前,指着一套200余册的《当代中国丛书》说:“这部丛书,很有价值,以后研究现代的中国,是离不开这部书的。”他又取出《叶圣陶集》(第21集东归日记)站着静静地看了很久,仿佛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当时胡老腿部患疾,不宜长久站立,但他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健朗;他的脸色,仍然红润。他在一列列书架前一站就是两个多小时,这令身边的陪同人员深感不安。我小声地问他是否找来椅子坐下阅读,胡老并未作答,我也就没再问他。可能是看书时间太长了吧,不知是哪两位同志,还是抬来了一把软椅,胡老一看椅子说道,在书库怎么能坐呢?

2000年11月5日,这位备受襄樊人民爱戴的、和蔼可亲的、跨世纪老人带着一丝遗憾不幸病逝在上海。弥留之际提出两个心愿之一就是捐赠所有藏书,服务于襄樊经济。叮嘱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再送一批珍贵书籍。2001年7月,遵胡绳遗愿最后一批赠书运抵襄樊胡绳藏书馆,使这座独具特色的文化宝库,盛满了光彩夺目的知识珍品。这里凝聚着一代学人胡绳对藏书的眷恋之情,盛满了他对襄樊人民的深情厚意。胡绳生前来樊,并将书刊喻儿女一事,会永远镌刻在历史文化名城襄樊的史册上。

本站部分文字和图片来自网络,不代表襄阳明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ymxw.net/?p=2214

作者: 胡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57109855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2110796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30-17:3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