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明星网 动态 中国文艺评论家王太雄论文—“刘仲杰美术作品的主题特征”

中国文艺评论家王太雄论文—“刘仲杰美术作品的主题特征”

刘仲杰美术作品的主题特征   

作者  王太雄

王太雄先生

提内容要:
2003年“刘仲杰从艺40年美术作品展”、2012年“刘仲杰从艺50年美术作品展”、2022年“刘仲杰从艺60年‘画刻时光’美术作品展”,都是在刘仲杰美术创作60年的三个重要年龄节点:花甲之年、古稀之年、耄耋之年举办的。这三次个展,既充分地展现了刘仲杰美术创作60年各阶段的创作成果、艺术人生、精神风采和道德境界,又彰显了他对美术创作的执着追求、不解探索和精湛技艺。综观他的美术作品,具有明显的时代性、人民性、思想性和探索性的主题特征。

继2003年“刘仲杰从艺40年美术作品展”和2012年“刘仲杰从艺50年美术作品展”,相隔十年,2022年“刘仲杰从艺60年‘画刻时光’美术作品展”,于金秋十月隆重展出。刘仲杰先生于花甲之年、古稀之年、耄耋之年,各举办了一次美术作品个展,这三次个展,都是在刘仲杰六十年美术创作的重要年龄节点举办的,既全面展现了刘仲杰从事美术创作六十年各阶段的创作成果、艺术人生、精神风采和美好时光,又彰显了他对绘画艺术的执着追求、艰辛跋涉、不解探索和精湛技艺,也是对其画艺水准、审美情趣、道德境界和责任担当的集中总结和检阅。

土地的主人

刘仲杰生于1943年,今年虚龄八十,刚刚迈进耄耋之年(人艺俱老的年岁),对于他来说,举办“刘仲杰从艺六十年‘画刻时光’美术作品展”就更具有特殊的纪念意义,也是对自己从艺六十年的最好献礼。这次个展,策展者从其用心血情感和生命形式凝结成的众多美术作品里精挑细选了八十幅具有代表性的精品佳作。可谓品类之盛,蔚蔚大观,气象恢宏,令人叹为观止,留念再三。

足球系列选

综观刘仲杰的美术作品,其创作主题具有突出的时代性、人民性、思想性和探索性的特征:

一是具有鲜明的时代性。

刘仲杰在其60年的美术创作中,始终以坚定的艺术理想和不懈的审美追求,遵从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原则,与时代步伐同行,与时代脉搏同频,以满腔的热情、丰富的想象、精湛的画技和朴实的画风,高扬时代精神,为时代铸魂,聚焦时代,服务社会,展现人性的光辉,具有鲜活的生活气息和鲜明的时代特色。其具体表现在,他能把一个时代、一片地域、一段社会历史画成生动的肖像、时代的故事,并且每幅作品的选材立意,都能代表新中国社会变迁和发展各个时期的现实,代表彼时人们的生存状态与精神面貌,能抓住彼时社会生活的热点和焦点,并将彼时的社会主流意识形态与自己的艺术追求和审美理想融为一体,创作出符合时代和社会进步要求、满足人民群众的不同审美需求、达到思想性和艺术性的完美融合和有机统一的作品。其平实的作品,以丰富的视觉审美空间,将新中国建设、社会进步、如歌的生命岁月、激情燃烧的年代、抚平伤痕的日子、改革开放新时代,等等社会现实生活,形象地描绘成史诗般的画作。此类题材的作品以《岁月》《不知从何讲》《土地的主人》等为代表。

油画《岁月》创作于改革开放早期的1984年,在当时曾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并获得了广泛的赞誉。作品反映了当时我们国家“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的社会改革大背景下,一代历经了“十年浩劫”的劳动改造、压抑委曲、坎坷蹉跎的中年知识分子,被平反解放、恢复名誉、重获新生后的喜悦心情,是那一代知识分子坎坷命运的真实写照,具有当时“伤痕”艺术的倾诉、揭露和批判特征。作品用暖黄的色调营造了温馨的新婚洞房一角,一个头发谢顶稀疏,身着深蓝色中山装,戴着宽边眼镜的中年男人(新郎),正对着镜子梳头,梳子上留下的几丝脱落的头发,暗示着他历经“浩劫”磨难的岁月风霜。刘仲杰先生用看得见的场景、表情、动作、用具、细节,突显了画中主人公看不见的内心复杂的情感状态,使得人物形象更加立体丰满。此时此刻主人公的心情应是五味杂存,酸甜苦辣一齐涌上心头,喜悦中带着悲凉,甜蜜中夹着苦涩,人生况味,莫可名状。画中的主人公是那一代知识分子形象的典型代表。未平反之前,他的身份或许是个“右派”,或许是个“臭老九”,或许是个“反动学术权威”。他或许从“牛棚”归来、或许从“农场干校”归来、或许从“边远山村”归来,具有那个时代被耽误了大好青春年华的知识分子的特殊印记。

岁月

刘仲杰认为,一幅作品若具有艺术感染(感召)力,那一定是作者自己必先动情,而后才能感动他人。他在发表于1984年《艺术世界》杂志第二期《用画记录流逝的岁月》一文中写到:“在生活中,我结识了不少科技人员(特别是中年知识分子),我从他们各自不同的个性和境况中,发现了共同的人格品性:那就是乐于受苦而不诉苦,坚韧不拔,忍辱负重。”“是的,今天他们在事业上的理想可以为之奋斗实现,他们的智慧才华可以得到施展,与此同时,也脱了单,娶了媳妇成了家,获得了个人幸福。以往岁月中失去的来不及获得的一切,现在获得了,而且获得的那么充实,那么牢固。我思索,我回忆……他们的音容、品性、境况都蓄存在我的脑海中,于是,我就用油彩表现他们,《岁月》作品就呼之而出。”不难看出,油画《岁月》中的主人公有着他的影子,他与主人公有着相似的人生际遇和生活阅历,感同身受,惺惺相惜。正所谓“先自己动情,而后感动他人”,而引起情感共鸣。

原湖北省文联主席、著名美术家周韶华曾在湖北省第四届美代会(1986年5月召开的)报告中,提及包括《岁月》在内的部分优秀美术作品时评论道:“我们的时代需要有自己的肖像,要有能充分体现时代开创精神的当代人物形象的正面刻画,让人们能直观自身,以充实他们的生活理想和创造力量,从而加强人们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一些艺术思想深刻的油画作者,他们光荣地承担了这一历史任务。他们刻画了许多具有时代鲜明特征和感人力量的形象。……更加执着于现实,没有盲目的乐观和浮浅的虚荣,有着更为清醒的认识,内向融贯,执着密实,感情真挚。”年画《不知从何讲》和油画《土地的主人》,是两幅反映农村改革,实行“土地承包”“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主题的创作,是颇具时代特色的画作。在当时,农村“承包责任制”的实行,冲破了“人民公社”的桎梏,打破了“大锅饭”,回避了土地所有权“姓资姓社”的问题,极大地调动了农民劳动生产的积极性。

金杯献祖国

年画《不知从何讲》创作于1984年,作品选取了一个农家小院作为作品的背景空间,院墙上挂满了金黄色的玉米和谷穗,画面的右侧停放着一台手扶拖拉机,右下面有三只鸡在悠闲的觅食,一个小孩骑着嘀嘀车玩耍。寓意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人丁繁盛和耕作机械化。这是一个祖孙三代十口之家,从他们挂满微笑的脸上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幸福之家,个个都很开心,悠然自得。画面正中间,一位端庄美丽的女记者正在采访一位淳朴厚道的农民。也许是他平生第一次接受采访,心情过于紧张、又不善言辞,一时语塞,张口结舌,也许是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党的小康富民惠农政策好处太多,自己的感触太多,没法表达,不知从何说起,脸涨的通红,显得有些窘迫害羞。整个场景笼罩在欢乐祥和的喜剧气氛之中。著名美术评论家陈方既在当年的《长江日报》上曾发文评论道:“正确的农业政策能调动亿万农民的积极性,寻奔日益富裕的道路。正确的文艺政策,能调动广大文艺工作者的积极性,使创作得到繁荣……《年画不知从何讲》有丰富多彩的生活,有真实感人的形象,有风格的追求,有美的创造……它突破了以往年画月份牌画的手法、关门画美女和胖娃娃的局面,以真实生动的形象,反映现实生活,体现时代风貌又不失年画喜庆吉祥的传统特点。”

不知从何讲

油画《土地的主人》也是一幅反映农村改革、实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主题的现实主义的优秀作品,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著名画家贺飞白对刘仲杰的农村农民题材的系列作品有一整体的评价:“关注农村,关注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农民的命运,以农民作为主要表现对象,是刘仲杰艺术人生和艺术作品中的一个重要特点。”并将其与法国十九世纪巴比松画派的代表人物米勒进行比较。认为刘仲杰农村题材的作品《土地的主人》《老墙》《留守儿童》与米勒的《拾穗者》《晚钟》《喂食》相对应,画风格调十分相近。他们的作品,都透露出“对农村、农民的天然感情”,都能“将对人生的认识浓缩为对农民、对泥土的挚爱”,都笃信自己“在乡村和农民身上看到了真正的美”,都能以“诗境般的田园画面”和“饱含人情味和人性的真善美感动着世人”。贺飞白尤其赞赏《土地的主人》:阳光、草垛、稻场,构成暖融融的金黄色背景,衬托出三位手把旱烟袋,席地而坐,正饶有兴致地聊天的老哥。老哥们看上去都是有着相当生活阅历的,至少经历过新中国土地改革、农业合作社、人民公社、大集体、大跃进……在半个多世纪一次又一次大变革中,一路摸索着走过来,土地对农民意味着什么,他们心里最为透亮明白。从老哥们的表情上看得出他们发自内心的喜悦,和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神情。这喜悦与希望的神情,源自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三十年不变的国家政策,如同吃了定心丸。可不,画面右边手拿老花镜的老哥刚刚念完《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土地的主人》极具象征意味。它以极平常的场景、极普通的细节,通过朴实的画风,对人物、场景及道具既简练又细微地刻画,使画面人物形象极具典型性和艺术感染力。①

美术家、美术教育家黄有柱也从艺术表现手段、创作方法和审美鉴赏的角度对《土地的主人》予以简要的赏评:“画面结构严谨,表现层次丰富,人物刻画实在饱满,既有神韵和情致又有鲜明的内涵,达到了色彩塑造与体面造型的有机交融,构图格局的装饰美感与写实对象空间量感的巧妙结合。显现出刘仲杰先生写实主义油画在当代人物画创作中的一种独特精神高度和艺术特质。”②

二是亲切的人民性。

与其美术作品时代性紧密相连的就是其以人民为中心的主题创作,即人民性。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以人民为中心,就是要把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要作为文艺和文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把人民作为文艺表现的主体,把人民作为文艺审美的鉴赏家和评判者,把为人民服务作为文艺工作者的天职。③”刘仲杰六十年的美术创作实践始终都能积极自觉地遵循践行这一创作导向,并能始终秉承“生活是艺术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的创作理念。坚持采风写生,踏遍了襄阳的城镇山乡,游历了祖国的名山大川,完成了数千幅反映现实生活的人物、场景、风光的素描、速写和色彩写生,收集积累创作素材,从这些生活原型中发现美、挖掘美、升华美。因而,使得他的创作有了扎实的根基、多样的素材及灵感,并将现实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有机结合,鲜活地表现出劳动人民的生活境遇、内心情感和精神状态。其创作题材的选择和作品的立意,大都能自觉坚持以人为本的核心,以人为主体、为中心、为前题、为动力、为目的,用人们喜闻乐见、雅俗共赏的绘画形式,将人的本质、人情人性、人的生活,人的追求等等生命存在状态和丰富的内心世界描绘成一幅幅生动、形象、感人的“有道德、有筋骨、有温度”的作品。关于这些,刘仲杰有一大段真情地道白:“在我的作品里,布满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革命者、创业者、改革者和普通的工人、农民和战士形象。我深爱着他们,是他们书写了波澜壮阔的历史和时代,我自觉不自觉地践行了为他们立传的想法,践行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以人民大众为绘画创作的主题,致力于人物画的探索,关注现实中的人和事,是我平生的艺术选择和追求。与我相处的都是些勤劳、勇敢、善良的普通劳动者,熟悉的平凡人,是我画中的主角、心中的偶像。每当我画他们,总有不凡的闪光点吸引我的眼球,拨动我的心弦。在各不相同的人群里,我情不自禁产生一种亲切感,这或许就是民族血脉和基因的认同。④”因此,许多普通观众在观赏了他的作品之后,都能与其作品产生情感共鸣和强烈反响。都说“他的画通俗易懂,很顺眼,不费劲,贴近百姓,能直观画中的人、事和自己。”

留守儿童

刘仲杰在六十年的艺术人生中,无论是身处顺境还是逆境,无论工作环境优劣和生活条件的好坏,无论是当年拉车挑担、送戏下乡,还是在街头冒着烈日寒风、登高绘制巨幅宣传画,他都毫无怨言,总是抱着积极乐观向上的工作生活态度。都能坚守艺术的初心,紧握手中的画笔,深耕于美术这块艺术的园地。他深有感触地体悟到,艺术家要接地气,更离不开大地的滋养,生活的积累。只有扎根大地,直面现实,深入生活,探求人的精神世界,才能发现挖掘形象素材,获取创作灵感,激发创作热情,升华艺术境界,也才能创作出具有人性美、人情美、人格美的作品。此类的作品很多,从艺六十年来,他总是怀着满腔热情,用画笔和色彩,为普通劳动者、人民大众、各行各业和社会各色人等写真、塑形、造像。以《土地的主人》《老墙》《留守儿童》《阳光班》《金杯献祖国》,以及星光系列、手机系列、足球系列等等一大批作品为代表。著名画家贺飞白对《老墙》《留守儿童》《金杯献祖国》有着简明扼要的点评:《老墙》画面中的老墙、母亲、婴儿、狗,构成了一首朴素而单纯的生活小诗,却含蓄深刻地表现了一个大的主题——母爱、人性、人生——世世代代、生生不息。从母亲凝视深情的目光中,似乎又感觉到对远方(或许是外出打工的丈夫)无奈的牵挂与企盼;关注留守儿童,是当今社会从政府到老百姓的热门话题,《留守儿童》通过色彩与虚实的对比,画面轻松明快,率性和谐,声情并茂地表现了一组单纯活泼顽皮可爱而又各具幼稚神情的农村孩童;年画《金杯献祖》取材于上个世纪的1982年,中国女排第一次夺得世界冠军、为国争光的真人真事。画中的十二个女排球队员和两个男教练员,都笑容满面,自信满满,神情毕现,出神出彩。其创作难度,比一般才子佳人的月份牌年画要大得多,但在刘仲杰的笔下则显得娴熟轻松,得心应手,可见其绘画功力和艺术修养是多么的深厚。⑤

老子

艺术评论家吴鄂东对《老墙》的艺术美感体验是:刘仲杰的艺术观念回到了艺术自身,回到了艺术的审美特性。他放弃了情节性和文学性,真正操练着属于绘画的语言,这无疑是正确的。颓败斑驳的老墙,倚墙奶着孩子的年轻母亲,画面墙的粗糙与人的柔润、明与暗形成鲜明的对比,使作品难以用人性用母爱用生命用新和旧来作抽象的概括,我只感到是幅具有象征意味的作品,给人以静谧的氛围中透出一缕闲适的审美情趣。⑥

三是深刻的思想性。

刘仲杰是一位精力充沛,豪情满怀,充满正能量的艺术家。他的一些命题性的主题美术创作,其作品题材的选择和立意,特别注重思想的深刻性。总能紧扣时代发展的主题,并把自己的思想情感与党和国家、人民的意志相契合,做到真实性与艺术性、历史性与政治性、审美性与教育性的巧妙融合、完美统一,创作出一幅幅彰显时代精神、颂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凸现主流意识形态和主流价值倾向的优秀作品。纵观刘仲杰的画作,有一种拂去岁月尘埃,再现当年的容光,红线穿珠的纵深历史感和丰厚生活感。建党初期,萧楚女在襄阳古城点燃思想之光,新中国诞生之际,解放襄阳战火冲天硝烟场面,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工人、农民热火朝天劳动生产的豪迈形象,改革开放的时代大潮,给每个人心灵带来的巨大冲击而发生的深刻变化,广大农村通过改革呈现的史无前例地历史巨变……,这一幅幅往事并不如烟,“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画作,生动形象的刻画了襄阳近代的历史时光、国家发展、社会进步、人民幸福的印记。此类作品以《不知从何讲》《攻克襄阳》《留守儿童》《肖楚女》等为代表。仅以《攻克襄阳》《萧楚女》两幅作品为例:

攻克襄阳

2008年正值襄阳解放六十周年,组织上给刘仲杰命题下达了创作任务,特定为襄阳革命烈士纪念园绘制巨幅(240cm×480cm)油画《攻克襄阳》。为能圆满地完成组织上交给的这个创作重任,他付出了大量心血,翻阅了大量的档案资料,走访了许多老同志、老干部和知情人,集中精力,精心构思,精心设计,几易画稿,画了很多作品小样,并征求各方面意见,历时半年时间才创作完成。作品集中呈现的解放军战士突破襄阳西城门口的壮阔场景,展现了解放军战士不怕牺牲、冲锋陷阵、英勇顽强的斗争精神和革命英雄主义气慨。伫立画前,十分震撼,一下子就把人带入到那个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战场,不禁让人产生对革命先烈的缅怀崇敬之情,受到一次生动的革命英雄主义的教育。该作品亦成为襄阳市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的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教材。

《萧楚女》是一幅襄阳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的油画作品,塑造的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革命家和早期青年运动领导人之一萧楚女的形象。2021年,为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襄阳市文联组织挑选了一些优秀的艺术家,创作了一批襄阳市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的美术作品,以此作为建党百年的献礼,传承红色基因,赓续红色血脉。刘仲杰接受的创作任务是油画《萧楚女》。通过查阅党史档案资料得知:萧楚女乃中共早期革命家和早期青年运动领导人之一,在大革命时期,萧楚女于1920年和1924年曾在湖北省立二师,即现在的襄阳市照明小学任教。通过调查走访,使他对革命家萧楚女短暂的革命生涯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并更进一步增强了他对萧楚女的敬仰之情。于是,他以萧楚女“人生应该如蜡烛一样,从顶燃到底,一直都是光明的”名言为作品的主题立意,精心构思勾勒了十几个小图,反复打磨,数易其稿,深化了作品的主题思想。作品初稿画面只有五个男性,他总感觉画面构成显得单薄轻飘,于是又增加了两位女性,才使得作品画面立马饱满厚实起来。油画《萧楚女》,画面截取了与昭明台相连的襄阳西门城墙一角的某一黑夜,主人公萧楚女高擎点亮的蜡烛,站立在画面的正中央,七位进步的师生将萧楚女围成一团,聚精会神地聆听他宣讲马克思主义,讲述革命道理。以烘云托月的表现手法,更突显出萧楚女革命者的人格精神和高大形象。作品极具象征意味,既寓意暗示着萧楚女的奋斗、奉献、坚贞、牺牲精神,也象征着革命星火的燎原、革命薪火的相传、黎明前的黑暗……最让人感动的是,刘仲杰也是近八十的老人了,从去年的元月至六月,历时半年,一画就是一天,累得他腰酸背疼。期间,其右胳膊还摔伤骨折,疼痛难忍,但他硬是咬牙坚持,在老伴的陪侍帮助下,用左手撑着右手艰难地一笔一笔地涂抹着,即使汗流浃背,难受至极,他也没有任何怨言。这种乐于奉献的精神、事业心和责任感着实令人钦佩。

齐白石

四是不懈的探索性。

进入新世纪以来,刘仲杰的绘画艺术有一个明显的转向,那就是由西画写实转向中国画写意,尝试探索水墨画的形式技巧和写意精神。将西画写实与中国画写意相融合,在物象造型上借鉴西画具象空间构成,在形式技巧上,运用书法的笔法线条进行抽象写意,黑白对比,虚实相应,彰显笔墨情趣,创作了一系列的水墨画作品。尤其是在新世纪的这二十余年里,怀抱着对中国画传统的虔诚敬畏之心,与时俱进地对其进行“创造性的转化,创新性的发展”,力求在绘画技法、形式表现、艺术观念有所突破拓展。

足球系列选

在其绘画语言中,为了准确地画出人民群众在新时代的形象面貌,形成自己独有的个性化表现风格和绘画形式,他以油画为主体形式,努力探索在油画、中国画、雕塑等艺术形式中跨界行走,力图将西方的绘画的形式语言融入到中国画的表现中,把油画与水墨画结合起来,探索创造一种新的表现方法。从此类作品中可以看出,在油画写实人物造型手法上加入中国传统绘画的水墨意蕴,以雄健浑厚的新颖笔法,把控形态的准确度、力量感和变化性,栩栩如生地表现了人物结构、身体形态、面部表情。在传统范式和时代的高度上提炼并重塑了人物形象,这其中既有中国画的意象体悟,又具有经典油画光影叙事的表现特质,形成了独特的形象塑造方法,创造性地融合中西写意与写实的画法,借他法而创新法、化他法为我法,表现技艺与画意画境相得益彰,从而将现实主义的绘画推进到一个新的艺术高度。主要以《爱因斯坦》《老子》《屈原》《齐白石》等星光系列、《诸葛亮》《孟浩然》《李白》《米芾》等历史文化名人系列,以及足球系列为代表。星光系列工笔重彩,积墨积色,墨彩氤氲,形神兼备,肌理装饰意味浓厚;历史文化名人系列以工带写,白描勾勒,笔简意丰,突显人物个性;足球系列,笔墨简练,水墨淋漓,意象缥缈,潇洒飞动,以“蒙太奇”的手法,将足球运动员踢球、抢球、射门等等动态过程用分镜头、慢镜头的方式,一一予以展现,充分展示了足球运动的生命动态魅力和视觉艺术张力。

注释:

①⑤参见《当代美术家画集·刘仲杰》(贺飞白·序),湖北美术出版社,2013年11月第一版。

②⑥参见“荆楚名家”微信公众号第5期(2018年8月10日):《绘画名家——刘仲杰先生》

③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5年10月15日第2版。

④刘仲杰从艺60周年“画刻时光·美术作品展”画册(后记)。

王太雄,号鹿门山人,湖北襄阳人,生于1957年8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书协学术委员,襄阳市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襄阳市文联特聘研究员。
书法作品曾参加《全国第二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览》《全国第四届书法篆刻作品展览》《首届国际青年书法作品展览》等。
《当代书画家作品集—王太雄卷》2011年1月由湖北美术出版社出版。
书学论文曾入选全国第四、五届全国书学讨论会,参加首届兰亭雅集暨兰亭论坛论文交流。曾获全国第四届青年书法理论家“书谱奖”,首届“岳安杯”国际书法论坛二等奖,第四届全国“性灵派”书法展之“随园书谱奖”,中国书协研究部与《中国书法》联办的“当代书法30年”征文奖,湖北省第六、八届文艺评论三等奖,襄阳市第四、五、六、七、八届孟浩然文艺创作奖等。多次参加各类书法专题论坛和学术研讨会,书学论文入编多种书法论文集。在书法专业媒体和核心期刊发表书法论文60余篇。

襄阳明星网

美术版主  罗银兰

总编 龚晓飞

站长 李慧

 

中国文艺评论家王太雄论文---“刘仲杰美术作品的主题特征”

作者: 李慧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57109855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2110796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30-17:3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